言寺

我常常这么想,这个世界上人人都在发疯。如果吧组成社会的全体成员在各种意义上的平均值作为正常的定义,而将以不同形式脱离正常的行为称作异常的话,那么在严格意义上的正常就是不存在的。
—《钟表馆》

评论

热度(2)